·繁體中文
 
  上瑞控股 -> 市场研究

财政收支对债市的影响

时间:2020-07-29 18:12:33  来源:   作者:  访问次数: 213 【关闭】

2020年全球经济都遭受了严重的疫情冲击,我国加大了财政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力度,还将2020年财政赤字率提升至3.6%、创10年新高,财政支出总量依旧超越往年。那么财政附带的货币效应有多大?对债市收益率有何影响?

财政存款如何统计:各类财政性质存款的总和。财政性质的存款有两大类,一类是由于财政收支时间差形成的央行表内财政存款,另一类是广义财政机构的收入、亦或是从央行账户中转移至商业银行后未能及时划拨的央行“表外”财政性存款。财政存款由什么科目组成?主体是央行表内负债项“政府存款”,指已经报解国库的中央预算收入款、地方财政库款、各级财政部门的预算内外资金以及专项资金;另外还有“财政过渡存款”,指未报解的预算收入款项、国库待结算款项以及政府性债券发行缴款以及兑付资金。除了政府存款以外,财政存款还包含“机关团体存款”,意指机关法人、事业法人等存放在银行业的定活期存款以及上述单位委托银行开展委托业务沉淀在银行的货币资金。

财政收支如何影响货币量?财政款项波动影响基础货币以及广义货币有两个途径:国库存款投放到银行间带来可贷资金变动以及国库现金定存管理活动。由于目前国库现金定存总量相对较少,因此我们主要分析财政存款收支的货币效应。财政存款收支影响流动性的两个途径:①政府存款收支会等量的直接形成私人部门存款;②财政收支会直接造成银行超储的变化,再通过乘数效应影响M2总量。在计入财政存款直接创造的银行存款后,若假定现金漏损率为c,综合的存款准备金率为r,那么财政投放的“货币乘数”为1/r+c-rc)。目前财政投放对M2的乘数效应大约在7.46倍左右,高于全口径货币乘数(6.92)。

预计M2增长节奏受财政影响更大。如果我们将财政存款波动与财政投放的乘数效应相乘,可以发现财政存款波动的总量货币效应实际上很大;在结合新增信贷增量后,我们可以发现财政的总量货币效应可以很好地解释信贷和M2增量间的差额趋势(这种解释力更多的源于信用创造的层面而非信贷创造的层面)。由于“财政的货币乘数”越来越大,因此财政存款波动的总量货币效应的解释力也越来越强(当然,财政投放的新增可贷资金不会完全转换为信贷)。考虑到下半年信贷增量增长大概率会有所放缓,由于“财政的货币乘数”的增大,预计财政投放节奏对M2的影响将更突出,财政支出大月M2增速或有上升。

后市展望:目前公共财政收支总量在经济增长的占比在20%左右,公共财政收支引发的资金流在M2波动中的占比更高。虽然财政投放在银行间流动性方面的作用类似央行公开市场操作,但其在M2波动方面的影响实际上较大。由于后市信贷增速可能放缓,财政性存款的季节波动可能对M2产生较大的影响,财政支出大月M2增速可能会有一定的上升。从过往公共财政收支增速差和10年期国债增速差看,财政支出的相对高增并未体现为基本面效应,更多地体现为财政投放的流动性效应。由于今年赤字总额较高,财政支出的相对高增或为债券市场提供更舒适的流动性环境。站在当下的时点,经济政策组合包已经更多地回归中性,基本面的复苏斜率或为债市提供更多的博弈机会。

上一篇:央行货币政策报告详细解读
下一篇:监管层发文鼓励券商基金并购重组
·   非银行金融业控股运营
·   银行等相关金融机构投资
·   融资及融资服务
·   资产管理
·   金融产品销售与代理销售
·   企业资本管理及财务咨询
上瑞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芜湖市观澜路一号滨江商务楼27楼  服务热线: 0553-3882218  皖ICP备12000465号  技术支持:芜湖设计